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雏莺乳燕

傲霜斗雪显巍峨,护爱何须使者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苦孩子出身,共产党分子.曾在乡.村及乡办企业工作过,现在村委会看门。兴趣广泛,喜欢读书写字,喜欢交朋友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我的童年6】我的西分校小学生活  

2013-08-03 21:51:32|  分类: 我的童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【我的童年6】我的西分校小学生活

唐山刚解放,政府提倡办学。中王盼庄大庙是主校,有东王盼庄的东分校和西王盼庄的西分校两个分校。中王盼庄大庙据说是唐朝修建,传说叫“雾抬寺”,是一场大雾从大丰谷庄搬到了中王盼庄,当然这只是传说,到底叫什么寺我不知道了。山门有四大金刚,当中有如来佛殿,都叫它“阿佛殿“,后边是关老爷殿。庙宇宏伟,香火缭绕。解放前国民党曾在此驻军,四周有护城河,前面有吊桥。西分校在文昌庙,我家和庙一个院,下学了,当然,就往后边一走就到家了。文昌庙有东西两殿,东殿塑文昌爷,西殿塑伏羲氏、轩辕氏、神农氏三皇,两殿间有大门,我家叫它二门,有西厢房两间。东南角有古柏一颗,大钟一个,南面大门旁有五道庙(土地庙),庙前有九龙壁正对伙道。

1951年开始上学,在西厢房,后搬到东殿和文昌爷一起上课,老师田俊恩。后来西殿佛像拆除后又增加一个班,老师也多了。一、二年级是主要是女老师董翠允,当时条件简陋,董老师下课了就到我家去休息。后来教过课的还有女老师杨婷俊、袁希强、刘桂忱、刘克礼、马允华;男老师王玉纯、王乐田等。三年级开始我班的班主任王庭栋,教课很好,管学生很严。刘克礼是我们下班的班主任。

解放前,都没有机会上学,解放后,政府提倡办学,都来上学了,所以年龄都偏大,大多数学生都比我大,有的要比我大七、八岁。我们这个班由中王和西王两个村的学生组成,初小毕业后,大点的学生有的就不考高小了。

从小受奶奶“万般皆下品,惟有读书高”影响,从小就爱学习。奶奶没上过学,但能背“百家姓”、“三字经”、“名贤集”,不会写字,但我遇到不认得字,只要说出偏旁部首,字的组合她就会告诉你念啥,怎么讲。那时,识字的人少,除课本以外,又没有什么课外书。不过到三、四年级我基本能认字后,奶奶和村里借一些影卷、评词、鼓词啥的,让我给他们念,有不认得字了就往下溜,奶奶经常听书,看皮影,怎么念她知道。我还记得看“青云剑”影卷时“朕御讳司马清”的“朕”字,不认得,奶奶说念“朕”。给奶奶、妈妈看影本,对丰富知识,培养学习兴趣很有好处。

奶奶爱听书、看影,爱和有文化的人接触,所以奶奶的历史知识很丰富,记性也好,甚至那朝那代做了几年皇上,她都能记住。奶奶懂得很多故事,从小我也爱听奶奶讲故事。如,孟母择邻、天赐颜回一锭金、推背图等,这些故事我也爱讲给别人听。

我记得课程表每周都有两三节课叫“说话”的课,就是让学生到讲台上去讲故事。有一次,老家的春良大哥来给我讲过一个故事,以后我就到讲台上给同学们去讲了,故事的梗概是:从小订婚的夫妻,男的后来残废了,不能走路,大家都和他叫“王二爬子”,女方家长要悔婚,女的说:“嫁鸡随鸡,嫁狗随狗,就认命了。”后来结婚后,在他家院的四角挖出来四缸金子,有钱了,从此,大家都叫他“王二爷”了。讲完了,王庭栋老师叫我入座,在黑板上写了一个大大的“命”字,开始给我们讲“认命”是封建的宿命论,要我们好好学习,将来好好工作,不要“信命”,对我们的教育启发很大。

使我终身难忘的是一次课外活动——野餐。那是一年春天,早晨同学们排着队,打着少先队旗,带上红领巾,带着自己的干粮,大一点的同学还背着锅具、柴禾,排队到中王盼庄小学集中后,开拔了。那时都是弯弯曲曲的乡间小路,队伍到了朱庄子村里的一个水井旁,稍作休息,三路大军都在朱庄子会师。等队伍来到齐后,一起排队来到后于家店村的东沙陀。那时的东沙陀树木参天,灌木丛生。我们找了一个小坑边上,大一点的男同学马福全、刘士新、马清川等,挖了一个锅腔,掏了一个灶门,放上锅,大一点的女同学田素珍(小名大云头)、吴翠珍、李秀艳等,添水,生火,给同学们蒸饭。那时的王盼庄小学的鼓乐队很棒,铜鼓、洋号奏乐很有功夫,一切军事化的安排,活动、休息、开饭、集合都吹军号指挥。沙陀上的杨树都已成材,很高,很大;到处都是杨树棵子;宽阔的沙丘,干净的沙子,尽情的玩儿,感觉心情愉快舒畅。下午吃完饭后,全体同学集中在一个比较宽绰的地方,全体围成一个大的圆圈,开始开联欢会,有同学、老师们演节目,互相欢迎唱歌,我还很记大家欢迎杨婷俊、李一英老师唱歌、唱评剧等。这一天,玩的开心,令人难忘。

那时的学习也不紧张,但玩的东西不多,下课了,同学们抢足球,打尜尜(陀螺),下学了,最多的我们就是玩儿“砸镖打仗”,我也常带一小拨儿在北边地里玩儿,有刘锁、常在等,他们都比我小一点。

记得一次好伙伴们在东大坑边的地里玩,东街(中王盼庄)的小孩从坑那边向我们这边砸镖,我们也就还击。记得东街的马海清以一个石碑作掩护向我们射弹弓子,希章哥以一个大树作掩护还击。后来坑东边的人越来越多了,明显我们这边处于劣势,希章哥叫我到马贺太家去找李春新。我到了马贺太家,他们正在玩牌,我说:“老叔,希章哥要我来叫你,我们和东街的开仗了。”春新老叔放下牌就走,马贺太说:“正玩得好好的,别去了。”春新老叔说:“不行,东街的太欺负人了!”春新老叔比我们大几岁,是我们的头儿,个子大,镖砸的也远,他一参加战斗明显的我方占优势了。春新老叔让我们给她运镖,小伙伴们用小褂装上土坷垃抬着,从北边道上向东街进攻,一直攻到东街的大门口。马长胜的妈出来了,喊:“你们西街的打架都打到我们家门口了啊!”春新老叔几土坷垃就把老太太砸跑了。我们胜利而归,当然双方都没有受伤挂彩的。

我们班共有四个人参加了打仗,东街有马海清、马乃良,西街有我和马国恒,其实小伙伴们都很好,也没有什么仇恨和恩怨的,只是爱玩罢了。但王庭栋老师管得很严,害怕有人禀告老师,我们四个一商量,就主动到老师那里去自首认错去了,老师教育,没做追究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4)| 评论(1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