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雏莺乳燕

傲霜斗雪显巍峨,护爱何须使者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苦孩子出身,共产党分子.曾在乡.村及乡办企业工作过,现在村委会看门。兴趣广泛,喜欢读书写字,喜欢交朋友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我的童年10】我的初中艰难岁月  

2013-08-23 22:46:17|  分类: 我的童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1957年上初中,因家庭困难我享受了助学金每月10.8元,我拿到助学金时实现的第一个愿望就是买了一块马蹄表,妈妈天天起早给我做饭不用再看三星了;再就是买了一件红绒衣,上体育课觉着也精神了。学习的劲头也激发起来了。

奶奶思想顽固,尊崇孔孟,经常教育我:“不入党,不入团,不当保卫团。”受奶奶影响,不求进步。

对我的人生影响最大的是东头的老叔(二姨夫的老弟弟),他是1958年唐山二中毕业后保送北京政法学院,中学时代就加入了共产党,所以思想进步,也不断地影响着我。

我考上初中后,老叔就和我谈话,要我积极地靠近组织,加入共青团,让我读一些现代小说,特别推荐‘暴风骤雨’。到该升初中二年级暑假时,他问我:“写入团申请书了吗?”我说:“没有,班里的团员们一个个学习也不好,思想落后,同学间的关系也不好,还不如我呢!”他说:某个人的表现不代表组织,并鼓励我靠近组织,申请入团。初中二年级我写了入团申请书,同时也开始担任班里的生活委员。

19585月发表“鼓足干劲,力争上游,多快好省地建设地建设社会主义”的社会主义建设总路线。学校布置我们配合宣传总路线,我和马国恒、马国弟、郑素兰、马秀环、马清川、安淑华等,天天晚上提着马灯,用广播筒,分三个广播点,用传声接递的办法,一句一句的广播宣传总路线。

1958年大跃进,开始了大练钢铁,贯彻党的教育方针“教育生产劳动相结合”,学生们要有很长的时间去劳动。有时候背着书包上学去了,到学校老师则带着我们去西越河铁木社的小高炉去砸渣子铁矿石。下半年公社化以后,全部停课参加三秋劳动,学生由公社统一调动,统一吃食堂,但都是吃窝窝头、蒸白薯,吃的同学们拉肚子。还记得一次,到中王盼庄稻田去帮着水稻插秧,一个女同学被蚂蝗叮住了,吓得在稻田水里乱跑,最后跌在了水里,逗得同学们大笑。

1958年后中学班和小学分家,真正建制是王盼庄中学。校长韩言心是1937年的老革命干部,资历深,所以当时开平区还有曹家口、礼尚庄、十八中,共有四所中学,属王盼庄中学的师资水平高,教学抓的很紧。早自习、晚自习都要上。当时没有电灯,学校给每个班的教室安装两个汽灯,天黑前,我班的汽灯都是我给添油打气炼汽灯。1958年后我的助学金没有了,妈妈有病,家里很困难,入冬都很冷了还没有棉裤穿,听说荷花坑牛奶场收茅草,我天天给同学们练好汽灯后,就背书包回家,和妹妹一起去庄南大水渠上搂茅草,第二天背着到荷花坑去卖。后来,班主任孔文跃老师发现了,就问我为什么不上晚自习。我和老师说:“我现在还没有穿棉裤,天天去搂茅草卖,准备买棉裤。”孔老师说:“缺什么?有布票吗?”我说:“有布票,就是没钱。”孔老师说:“不要再去了,等我找找总务处说说。”过来两天老师通知我去总务处,总务处发给我了20元困难补助,从此我就不再去搂茅草了。

这个事我总记在心里,总记着孔老师的恩德。1995年我在常记商场上班时,认识了唐山市书协的张陀,书法好,知识渊博,和他说起此事,求他给写了一幅对联:“杏林桃李茂;立雪童子心。”落款装裱,和田春生打听,老师在唐山54中当校长,我就去了54中,敬奉给老师,共叙师生之情。

1958年大跃进的时候,我的一篇作文:“波澜壮阔的积肥运动”,写男女老幼齐上阵,大搞积肥运动,每一段章节都有一首赞诗,记得其中有这么一句:“土地这才害了怕,为啥平底起高山”,就是孔老师做为范文,在全年级通读。

二年级后我当了班里的生活委员,天天早晨负责点名签到,值日卫生,除四害的统计上报等。在小学的东边又选了新址,当时只有两个教室,没院墙,放学了就锁上门。我拿着教室的钥匙,每天要起大早,第一个开门,弹弹桌子,扫扫卫生,生上炉子,同学们也就陆续的来了上早自习。那时的同学们都很用功,都来的很早,但还是都没我早的。冬天天短,妈妈早4点就给我做饭,妈妈特别支持我的工作。

58年下半年公社化以后,仿佛一夜间就进入了共产主义,当时的口号是:“共产主义是天堂,人民公社是桥梁”。把户里的粮食统一收上去,开始吃食堂,当时大锅饭,吃饭不要钱,只要拿着餐券,到哪个村都可以吃饭,我就带着罗各庄的同学到我村食堂吃过饭。59年下半年,学校中午也支起了炉灶,中午在学校吃,没几天粮食就供应不上了,学生每人一个窝头,给一碗菜粥,菜多米少,有的学生忍不住挨饿,就去偷食堂的饭,还有人挨了处分。年底学校食堂就散了。59年下半年粮食开始紧张,到村里食堂去打饭,不够吃就自己想办法,一般的家都有点余粮各家开小伙,形成了“食堂烟筒冒,家家都冒烟”的局面。最困难的是1960年的上半年,家家都没粮了,单靠吃食堂就彻底的挨饿了。

我班的文娱活动搞得不错,罗各庄的张祥同学有着家庭传统,板胡拉的很好。在他的组织下,成立了一个小乐队,以张祥的板胡为主,配合刘庆生的洋琴,崔贺功的二胡、横笛;王金龙(后改名王文武)的二胡、小提琴等,小乐队办的很有起色。在小乐队里,我是敲碰鈡的。每次的节日演出小乐队都会演奏“步步高、金蛇狂舞、紫竹调等。

1960年夏初中毕业前,同学们都积极复习功课,准备升学。后来学校有个保送上师范的名额,因当时师范学校国家给伙食费,就和妈妈商量,上高中,还要考大学,不如上师范,减轻家庭负担,提早工作,妈妈同意,我就报名上了师范,被批准唐山师范报道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3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